背锅与反思

作者: shad0w_walker(admin) 分类: 杂心情 发布时间: 2017-11-20 02:58 ė 6 2条评论

北京的比赛结束了,学弟又打了个铁。今年的比赛到今天虽然我队拿了2个金,但抛开老年选手,实际的形势不容乐观。15级本来指望拿金的一个队打了这么几场,菜的抠脚,金牌题始终攻不了,另一个队比赛前就出了诸多状况。16级到现在全军覆没,连个牌都没有,只能寄希望于新疆赛区了。在金牌放送比往年金银都多的情况下,打成这样子实在心寒。

记得今年省赛之前我就跟学弟们说过,这两年集训队发展很快,从拿铜都不容易(14年)突然过了一年就拿银(15年),过了一年就拿金(16年),这就像是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国家,高速期过了,就会产生各种问题。其实我一直认为我校真实的水平是银中等,能够拿金绝对靠的是,赛区选择、题目对口味和现场状态这些运气因素。我虽然平时装逼时候喜欢说“拿金牌好容易啊”,但心里很清楚对我来说运气有多重要。

作为集训队队长,现在的16级成员怎么说都算是我任期内招募、培养的新人,他们打成现在的这样子,让我有种巨锅从天而降的错觉。“前两年成绩还行,今年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”,谁来为这个问题负责呢,只能是我了。

 

现在的实验室和我刚进时候比,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反思了一下,有这么些问题:

1、成绩突飞猛进,给新人一种“拿(金)牌”很容易的感觉。现在我和奚政巨坐的位置,在我刚进实验室的时候是小新巨和鹏巨的位置,我觉得每个进实验室的人都应该看一看当初他们训练的样子,体会一下当初实验室的环境,可惜他们都毕业再也没有机会了。我可能比某些人努力,但比起他们来真的差远了。当时还没有第一块银牌,对于已经不是第一次参赛的他们,整个实验室的目标是银,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很低,毕竟如今各大赛区的发牌目标是人手一个金牌,人人金牌教练。在前人的努力下,获得了不少的成绩,于是某些新人的想法是,“只要我赖在实验室不走,然后稍微努力一点,混到个比赛机会,看往年形势,怎么说都有个银保底”。呵呵。

导致这种想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去年腿老师和唐巨的金奖,他们在创造历史的时候实际上向队内传播了一个很危险的想法——训练一年也是可以拿金的。我平时很少在学弟面前提,但总有人喜欢说这个,毕竟“一年拿金”这个说法是很鼓舞人心的,就像给猪面前挂的萝卜,目标就在眼前,够一下似乎就达到了。实际上,腿老师有多拼,唐巨有多优秀,赛区选择有多重要,没有亲眼见过的人,你们一无所知。

2、起不到带头作用。相比于去年鹏队长为了冲金,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训练上,现在实验室的几个学长,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非训练上,更糟糕的是很多时间花在了非学习上。我个人在去年的比赛结束后基本进入了退役状态,对一个老年选手来说无可厚非,但作为队长,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带来的影响。去年鹏队长作为资格最老的成员仍保持十二分的认真态度,这种情况下其他大部分人自然会向他看齐;现在像皮皮俭作为资格最老的青年选手,他要去看齐,也只能向我们这几个学长看齐,而我们咸鱼了,他就少了点方向。

3、招不到最优秀的人。现有的招新制度和三年前比依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,15级16级的招新我都参加,最大的感受就是招不到最优秀的人,就算招来了也很难留得住。先说关于课程,在我看来课程的成绩也是很重要的因素,GPA高的人一般智力水平努力水平也会高,现在就GPA来看,实验室的成员都是我这个弱校里中等偏上的同学。队内不该传播“放弃课程一心搞竞赛就能出成绩”这种想法,我校这么水的课程都学不好我认为就是学习能力有问题,这种人竞赛不见得能搞好。同样的,“放弃课程一心搞竞赛就能保研”这样的想法更不可取,经历过保研的我只能说,就算拿到了本校的保研名额,也保不到哪好地方去。再说关于退队,这两年我也接触过优秀的学弟,不乏新生赛成绩优异,学东西特别快的同学,但好多都退了,原因有两个,一是不想长时间坐冷板凳,做很久才能出成绩的活,简称聪明人不愿意坚持,二是心思不在搞算法竞赛上的,这类人就太多了,但我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,大一大二搞算法竞赛绝对适合所有学计算机的人,即使打一年比赛就退出,眼前的路和没学过算法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,具体体现在能力和眼界上。有些人就是喜欢呆在不如自己的人中间,这种优秀只是暂时的,鹤立鸡群只会葬送自己。

4、python。大一程序设计课程改学python之后直接抬高了竞赛入门的门槛,很多人望而却步,连了解都不愿意。我想以后作为计算机从业人员而不是只为了选个课拿个学分的学生,对C/C++的需求一定是远在python之上的。以及,python在算法竞赛中的确就是毫无用处。

5、庸人太多。我这个人不喜欢鼓励,坚持认为人在愉悦的环境里是无法成长的,所以我总是直接给人一个最低的预期,但往往这个预期比真实情况也坏不到哪去,然后告诉他这个预期有多差,试图让他避免。比如我总是跟皮皮俭说他今年拿不到金,和去年保持一样的成绩,这一年就白费了,这是最低预期(其实看来这也是他的真实水平)。所以我很多时候说话都很直接甚至不好听,爱听不听。我想表达的是——是的,实验室就是有很多庸人。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你在所有人面前的表现让人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,请掂量掂量,至少自己心里有点B数。

 

本文出自shad0w_walker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s://www.sdwalker.com/archives/850.html

0

2条评论

  1. backlight 2017年11月28日 12:23 回复

    高老师,对不起,菜的还是我

  2. Schureed 2017年11月28日 23:06 回复

    论优秀不及高老师万一啊。
    以后虚心补短,争取不再丢人T_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